当前位置:嘉兴市二手车网社会9.9元白卡当200元用,“学长”校园分销复制水卡获利上万元
9.9元白卡当200元用,“学长”校园分销复制水卡获利上万元
2022-09-21

一张不到10块钱网购的白卡,却能正常在学校打水、洗澡消费200元。这种以10换200的巨大诱惑,迅速让不少学生参与其中。

图为犯罪嫌疑人指认现场

22岁的李钟海(化名)怎么也想不到,在大学刚刚毕业不到3个月,自己就因涉嫌提供侵入、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程序、工具罪被警方刑事拘留并移送检方起诉。

在此前一年多时间里,李钟海以9 .9元每张的价格,从网上购买了220张校园复制水卡,这些水卡里均有200元的储值。李钟海再以50到100元不等的价格,卖给同学们,非法获利1万余元。

而在千里之外,当眉山警方抓获了卖给李钟海水卡的嫌疑人后,警方惊讶地发现,这个开张不到2年的店铺,“合作方”已超过2000多家,涉案金额上千万。而更让警方惊讶地是,截至案发,这2000多家单位,绝大部分还不知情。

校园里的神秘交易

2018年3月,周洁(化名)在学校里的百度贴吧,看到有人发贴卖热水卡。早在2016年,周洁就听说过这种热水卡。“跟我们用的校园卡一样,可以打水、洗澡。但200元面值的卡,往往只要几十元。”

抱着试一试的心理,周洁私信了对方,对方称自己是小周洁一届的学妹,可以80元一张的价格卖给周洁,周洁同意了。

通过支付宝付款80元后,对方称,将热水卡放在了某教学楼第101号黑板擦下。按照约定的时间,周洁悄悄前往,不一会儿,果然在黑板擦下,找到了一张白卡。

当晚,周洁就拿着这张白卡,去打水洗澡。不出意外,卡里有200元。使用非常顺利,唯一有区别的是,这张卡上没有学生的信息。周洁回到宿舍,把一些卡通标签贴了上去。这样一来,没人再会发现,这是一张与众不同的卡。

如果不购买这样一张水卡,周洁需要用自己的校园卡,去办理等额充值。也就是说,用这样一张白卡,周洁省了120元。

不见面、不闲聊,线上付款,线下拿货。校园里,神秘的生意在进行。消息越传越广,越来越多的学生加入其中。

上万元的“兼职”收入

周洁不知道,这些白卡背后,有一个神秘的学长在操控。

来自广元的李钟海,便是这些白卡的引入者。2017年2月,李钟海放寒假回家期间,与高中同学闲聊时得知,网上有一种水卡,能代替校园卡的功能,收费是校园卡不到十分之一。

3月1号,李钟海回到学校,一直对此事念念不忘,他觉得很神奇,这到底是张什么样的卡,可以千里之外几乎实现免费用水?

3月12号,李钟海通过手机上网,输入“水卡”,找到了同学说的那家店铺,以每张9.9元的价格,买了10张面额200元的纯白色水卡。不到三天,货就到了。

李钟海自己留了一张,其余9张,送给了9位同学。大概半个月后,9名同学陆续找到李钟海,提出要买卡。李钟海觉得,这是一个好生意,便花了近500元,又买了50张。

很快,这50张又销售一空。李钟海又赶忙从网上“进货”。10张、50张、100张、200张……

到大学毕业前,不到一年半的时间,李钟海靠着这项兼职,获取了上万元的收入。

警方查明,2017年3月至2018年5月期间,李钟海以每张9.9 元的价格,交易20次从网上购得220张校园复制水卡后,在学校以每张卡50元至100元不等的价格至少贩卖170张给该校学生,在学校的水供应系统使用及消费,违法所得至少10300元。

图为查获的复制水卡

三兄妹的千万生意

2018年8月31日,李钟海已走上工作岗位,离开学校。学校后勤方终于发现异常,眉山警方接到报警:学院有学生使用空白水卡消费洗澡卡、直饮水卡等嫌疑,怀疑有违法行为。

初查发现,2018年3月以来,部分学生在网上以10元、20元价格购买价值100元、200元不同价格的空白水卡在学院水供应系统使用及消费。经统计约给学院造成500多万元的损失。

通过对使用复制水卡的39名学生进行调查取证,同时对维护人检查发现的42张水卡进行提取。警方发现三条线索,其中一条指向广东“卓家三兄妹”:卓大虎、卓荣、卓灵(均为化名)。

2017年6 月至2018年5 月期间,卓大虎在网上,找到一名同行,学习了破解各大高校储值水卡技术、复制软件,购买了破解水卡机PM3 、复写读卡机NFC 、空白IC卡后,复制出一定储值的白色水卡,通过网店以每张20或30元钱人民币的价格在全国范围内出售给他人使用,交易成功773 次,违法所得90004 元;2018年3 月至2018年9月期间,卓大虎又借用朋友身份注册了另一个网店,以同样价格方式出售给他人使用,交易成功2449次,违法所得237094元。

2018年2月至3月期间,卓灵从哥哥卓大虎处,学会技术并向全国出售复制水卡,由自己接单收钱70次。

在大哥和妹妹制卡卖卡期间,二弟卓荣则扮演后勤服务角色,为二人制作复制水卡并快递发货。

2018年9月,三兄妹在广东住处被眉山警方抓获。让警方意外的是,小小的房间内,放着几台不大的电脑、机器,涉案金额却早已过千万,涉及全国2000余家高校、中学、企业。

图为犯罪嫌疑人指认现场

同行间的利益交换

卓大虎交代,2017年6月,自己在网上找到了家复制水卡的店铺,通过协商,以2000元的价格,购买了一组数据。“对方只愿卖一组,卖多了我会抢他的生意。”

卓大虎说,根据各个学校或单位的水卡额度不同,水卡有30元、50元、80元、100元、200元等同种,通常以10元到30元不等的价格售卖。如果对方要货很多,还可以更便宜。

卓大虎说,自己会跟同行交换数据,扩大生意范围。“比如我有广东的10个学校,对方有四川的10个学校,我们就可以无偿交换。”卓大虎说,“另一种就是让学生把卡寄过来,复制后寄回去,从此就有这个学校的数据了。”

卓大虎还说,为了躲避打击,发货人和收货人地址往往都不会写真实地址,只会写代收货地址。“有时根据对方要求,还会送卡通、明星等贴图贴在白卡上。”

2018年12月,卓大虎、卓荣、卓灵和李钟海等人因涉嫌提供侵入、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程序、工具罪被移送检方起诉。

难预估的巨大产业

但更让警方担忧的是,卓家三兄妹,并不是行业巨头,甚至可以说是“沧海一粟”。

眉山警方在侦破案件后,联系全国多所高校,对方均表示不知情。“这种犯罪手段隐蔽,加上金额占比较小,很难被校方发现。”眉山市网安支队案侦大队长郭斌说。

甚至对于案件的性质,警方各部门也存在分歧,有的认为是盗窃,有的认为是诈骗,查阅互联网,类似案件还有以伪造有价票证进行侦查的。通过法制和网安部门共同研究,商请检察院提前介入,最终确定该案系提供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工具(水卡),对学院的供水系统实施控制,绕过了学院的正常管理(财务部门冲值)。

为打消疑惑,眉山网安还专门聘请四川大学网络空间安全学院对智能控制水表是否属于计算机信息系统进行甄别,最终将案件性质定性为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刑法285条“提供控制计算机系统工具罪”)进行立案侦查。

7月18日,封面新闻记者打开网站,输入“水卡”,发现不少制卡店铺。而在评论区,有的店铺甚至多达数千条评论。

“很便宜,室友都来买了,多买多优惠!”

“买了六张宿舍一起用,都是一百块。”

“别的30里面有二百多,而这个40块钱里面四百多,很满意。”

眉山警方在侦查中发现,目前全国高校使用这类面值卡的情况较多,通过相关信息查询发现:“校园卡复制”87页4176个卖家;“饭卡破解”2页96卖家;“加密ic卡复制”48页4800个卖家,“洗衣卡校园破解”78页3744家;“洗澡卡破解”81页3888个卖家;”“校园卡破解”48家;”“公交ic 复制”77页3696个卖家;“水卡破解”12页576家……

“目前尚不清楚,这个非法产业兴起于何时,每年给全国高校造成了多大损失,可能是十亿,可能是百亿,也可能是更多!”眉山市网安支队副支队长萧扬说。

请上wydclub.com主页获取更多内容。如您发现无忧岛网文章页面内容过少的话,请检查浏览器拦截设置是否正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