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嘉兴市二手车网社会【疫情中的纽约人】做远程医疗的医生
【疫情中的纽约人】做远程医疗的医生
2022-11-27

3月23日,当纽约州长库默第一次呼吁退休医护人员到医院帮忙时,全州有4万医生和护士响应号召,其中就有曼哈顿上东城一个私人诊所的家庭医生莱维(Albert Levy),他不顾家人反对填了申请表。

可是,他被拒绝了,这让他很不高兴,虽然他理解自己70岁的年龄和高血压病史让医院不敢接受。后来他想,不能去医院帮忙,就用远程医疗来帮忙吧。

三星期前,莱维关闭了自己的诊所,他把病人的病例都存进电脑带回家,让一个护士在她自己的家登录他的电脑,然后再连上秘书家的电脑,开始了远程医疗。由秘书接待病人预约,把病人分给护士,或者分配给他来用视频电话看病。

他通过电话看病人的心电图,让病人自己量血压,有时候他需要病人买一台脉搏血氧仪,测量出他(她)的血氧饱和度;当然他还需要病人的体温……然后他来开药,或者建议病人去做病毒检测或者去医院。

莱维说,实际上他们平时也经常做远程医疗。虽然叫“远程”,实际也是“面对面”。

“真的是‘面对面’,不只是对于新冠病毒的病症,对其它病也是一样。”他说,有一次他远程给一个犯急性阑尾炎的孩子看病,他在Facetime上让孩子父亲找准阑尾,然后他决定让小孩去做超声波。后来孩子做了手术,现在情况很好。“我们不光远程看新冠肺炎的,肾结石、高血压、糖尿病,什么都看。”

当然现在这个时候看病的,“99%的病人都怀疑自己得了新冠肺炎”。

无解药 康复完全取决病人自己

莱维每天要看十几个病人,对于那些有病毒症状的人,他要安慰他们,给他们打气,但是他知道人类对这个病毒知之甚少,也没有医治方法,这让他感到这个工作很不容易。

“远程医疗对我来说并不容易,你天天的、每时每刻的要让他们感觉好起来,不断地这么做,我就像海绵一样,应对所有的问题,最后得榨干海绵,这是不容易的。”

他说,“人们都认为我们医生、护士、警察都是超人,我们不是,我们和每个人一样,有同样的感觉,同样的痛苦,我们同样在隔离,一样出不去,当我们出门的时候,同样需要戴口罩——这很艰难。”

莱维说,这个病毒影响了全世界,不只是那些得病的人,还有那些因为失业而没有饭吃的人。而且到目前为止,新冠病毒没有疫苗,没有药,医生没有任何有章可循的治疗方法。

“布朗士医院给病人服用肝素,这样可以测量肺部凝结的血栓;可是布鲁崙医院就不这么做,那外州的医院又可能用别的方法……现在有26种基于不同药物的不同方法正在研究当中。”他列举了种种目前人们想出的办法后说,他也不知道那些方法有什么科学依据,每个人都在尝试,一会用这个一会用那个……

“一切取决于医院,取决于医生,最重要的,取决于病人自己。”他说,“除非每个人都有疫苗,否则大家就处在一种恐惧的状态中,害怕自己、亲朋好友被传染上。”

和纽约经历过的911袭击和桑迪飓风等危机比较起来,莱维把这个瘟疫形容成“从来没有经历过的噩梦”。

“这种水平的,整个世界都停止了,这是完全没有预料到的,作为一个医生我不知怎么办。”他说,“难的是你不知道要发生什么,关于病毒的起源、治疗,所有一切都不知道,从来没听说的焦虑,从来没有碰到过的困难,我们就像在一个噩梦中,每一天每一晚都是同样的噩梦。”

下周,他约了两个病人,到他位于帕克大道的门诊看病,两人患的都是别的病,不是wun肺炎病人。

“目前我们不看新冠病毒病人,因为我们啥也做不了,也没有特效药。”他说,他总想对自己说,就像人们过去经常说的那样“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但是他知道,这次情况不同了。

无忧岛网旗下自媒体平台有 无忧岛资讯(百家号、头条号)欢迎关注